[守望先锋]藏乙己

守望先锋游戏界面的格局,是和别处不同的,都是一字横排英雄的头像,分突击,防守、重装、辅助四栏,玩家上线,每每点击鼠标,选一个英雄,当然,你得先买198,免费是压测时的事了——进入游戏厮杀,倘肯花328,便可在暴雪其他游戏里获得一些饰物等东西,但这些玩家,多是跟风党,大抵没有这样阔绰。只有资深暴雪粉,才肯买典藏版,在暴雪旗下多个游戏里一起慢慢游玩。
我从十二岁起,便在屁股水友群里当管理,群主说,嘴巴太贱,怕侍候不了高端玩家,就组织水友比赛吧。群里的水友,虽然容易说话,但唠唠叨叨缠夹不清的也很不少。他们往往嚷着来肉来辅助,要亲眼看着队友的等级和分段,是不是坑B,又亲看所选英雄的胜率,然后放心,在这严重监督下,平衡比赛双方也很为难。所以过了几天,群主又说我干不了这事。幸亏荐头的情面大,T不得,便改为专管OB记分和录像的一种无聊职务了。
我从此便整天的观战,专管我的职务。虽然没有什么失职,但总觉得有些单调,有些无聊。群主是一副凶脸孔,玩家也没有好声气,教人活泼不得;只有半藏上线,才可以笑几声,所以至今还记得。
半藏是买了328但从不玩其他游戏唯一的人。他留着长发;胡子常年没挂,脸上时常夹些伤痕;穿的又脏又破,似乎十多年没有补,也没有洗。他对人说话,总是满口爬墙,预判,抛物线函数,教人半懂不懂的。因为他从来只玩半藏,别人替他取下一个绰号,就叫作半藏。半藏一上线,群里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半藏,你又掉到50分了!”他不回答,对群里说“求水友排竞技,两个三个都行”便打开游戏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被虐了!”半藏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偷袭天使,被天使小手枪BIU死了。”半藏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偷袭不算偷……偷袭!……缘分的事,能算偷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有噶哇嘎跌KI哦哭咧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,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听人家背地里谈论,半藏原来是玩CF的,专用巴菲特黄金大炮阻,但终于打不过开挂的小学生,就来了屁股先锋,可惜他又有一样坏脾气,便是只肯玩狙击,但寡妇被暴雪砍了一刀。半藏没有法,便只能玩半藏了,但他有一个好,就是从不开挂,虽然间或缘分来了连续爆头,被对方举报,但暴雪封号名单一出来,定然没有他的名字。
半藏打完半局游戏,涨红的脸色渐渐复了原,旁人便又问道,“半藏,你当真是狙神么?”半藏看着问他的人,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。他们便接着说道,“你怎的连天使和小DVA都单挑不过呢?”半藏立刻显出颓唐不安模样,脸上笼上了一层灰色,嘴里说些话;这回可是全是缘分未到之类,一些不懂了。在这时候,众人也都哄笑起来:群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在这些时候,我可以附和着笑,群主是决不责备的。而且群主见了半藏,也每每这样问他,引人发笑。半藏自己知道不能和他们谈天,便只好向我说话。有一回对我说道,“你玩过半藏么?”我略略点一点头。他说,“玩过,……我便考你一考。多拉多开局6个半藏,是什么意图?我想,50分段的人,也配考我么?便回过脸去,不再理会。半藏等了许久,很恳切的说道,“不知道罢?……我教给你,记着!这些应该记着。将来打国际赛事的时候,要用。”我暗想我离打国际赛事的水平还很远呢,又好笑,又不耐烦,懒懒的答他道,“谁要你教,不就是在家里就能探测箭看对方阵容么,” 半藏显出极高兴的样子,“对呀对呀!……多拉多有四个最佳狙击点,你知道么?”我愈不耐烦了,不再回他。半藏想用图画出来,见我毫不热心,便又叹一口气,显出极惋惜的样子。
有几回,群里小号听得笑声,也赶热闹,围住了半藏。他便带他们打竞技上分,上到50分,小号们仍不散,还要带,半藏着了慌,说道,“带不上去了,我已经带不上去了。”直起身又看一看分段,自己摇头说,“不带不带!带乎哉?不带也。”于是这一群小号都在笑声里下线了。
半藏是这样的使人快活,可是没有他,别人也便这么过。

有一天,大约是中秋前的两三天,群主忽然说,“半藏长久没有来了。上次和人SOLO,输了还欠十九个Q币呢!”我才也觉得他的确长久没有来了。一个人说道,“他怎么会来?……他打折了手。”群主说,“哦!”“他总仍旧是输。这一回,是自己发昏,竟跑到动物园的猩猩馆里偷屎,说是求猿粪,那银背雄性大猩猩的屎,偷得的么?”“后来怎么样?”“怎么样?掉下树挂在电线上,电疗了个半死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电线断了,掉下去又被猩猩围观,打折了手了。”“打折了怎样呢?”“怎样?……谁晓得?许是再也完不了游戏了。”群主也不再问。
中秋之后,秋风是一天凉比一天,看看将近初冬;我整天的靠着火,也须穿上棉袄了。一天的下半天,群里没几个水友,我正看主播直播。忽然间听得群里有人发消息,“来个水友开黑,我玩半藏贼溜”。”这语气很耳熟。我一看,这不是半藏么,我强行让他开视频,他脸上黑而且瘦,已经不成样子;穿一件破夹袄,左手打着绷带,在肩上挂住;见了我,又说道,“来个水友双排。”群主也开了视频,一面说,“半藏么?你还欠十九个Q币呢!”半藏很颓唐的仰面答道,“这……下回还清罢。上分要紧。”群主仍然同平常一样,笑着对他说,“半藏,你又要被虐了 ”但他这回却不十分分辩,单说了一句“不要取笑!”“取笑?那你只有一只手怎么玩?”半藏低声说道,“玩半藏,一、、一手就够了。”他的眼色,很像恳求群主,不要再提。此时已经上线了几个人,便和群主都笑了。不一会,他打完游戏,便又在旁人的说笑声中,下线了。
自此以后,又长久没有看见半藏。到了年关,群主说,“半藏还欠十九个Q币呢!”到第二年的端午,又说“半藏还欠十九个Q币呢!”到中秋可是没有说,再到年关也没有看见他。
我到现在终于没有见——大约半藏的确不玩了。

0 条评论
发表一条评论